首页 男生 线上365bet手机投注_365bet走地_365bet体育在线备用娱乐 影帝女友是戏精

52.052

影帝女友是戏精 木白柏bai子 6720 2019-11-01 15:36

   -----这是提示订阅不足分割线------沈晓菲闻言眉头轻蹙, 等把自己要签下来的新人送走后才抓过刘虹询问:“她和唐纪锋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知名导演唐纪锋在一次活动上偶遇范桃戈后惊为天人,随后就对其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穷追猛打,这在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刘虹挠了挠头, 语气有些不确定地答:“就和以前一样吧,桃戈姐对他始终不冷不热的。”

  沈晓菲扯了扯嘴角:“要不说她傻呢,放着免费送上门的资源都不知道怎么用。”

  这话她能说, 刘虹却绝对不能接, 听到也要装作没听到。

  当然沈晓菲也不关心她是否接话,离开时只是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给我盯紧了,一有动静随时和我汇报。”

  ……

  范桃戈没有离开公司, 而是直接去了负一层碰运气。她这辈子可没打算继续给沈晓菲卖命, 能早点觅得下家是最好, 眼下她能想到最好的归宿就是江凯, 只不过靠不靠谱还要见了人后才能下定论。

  天行大厦的地下一层和楼上明显是两个世界,后者金碧辉煌无一处不挥发着钱味儿, 前者昏暗杂乱所到之处只有霉味儿。

  顺着这一层唯一的光源处走到走廊尽头,门牌上挂着歪歪斜斜的”江凯”字牌, 门是虚掩着的。

  如果不是今天兴之所至到这里打卡,她两辈子加起来都不会想到天行传媒里还有这样的一个角落。

  轻轻敲了敲虚掩着的门,等了半晌没听到动静, 范桃戈暗自在心里给自己壮了壮胆子,缓缓推开了门。

  然而推开门的一刹那她就觉得之前的心理建设十分多余, 没有预想中的那般破旧不堪, 映入眼帘的先是一个巨大的书架, 上面摆满了各种图书,书架旁边的柜子上是满满的影碟。

  再前面是一张十分宽敞的办公桌,电脑旁边放着一盆多肉。

  原以为这间地下室绝不会有任何光源,却意外发现办公桌的右手边的墙面偏上位置连着几扇窗,看出去正是天行大厦后边的胡同。从外面看这几扇窗都是贴着墙根儿的位置,平日里路过绝不会多看几眼的那种。

  范桃戈粗略扫了几眼陈设,见屋内没人正犹豫着掉头撤退,就听见轻微地脚步声从内间响起,不久后书架旁的门被人从里面拧开,这才发现这间办公室居然还是个小套房……

  没时间思考这别有洞天的办公室究竟是个什么构造,她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突然出现的人身上。

  来人身形十分清瘦,耳边的碎发微微翘起,额前的刘海略微挡住了眼睛,鼻梁上架着一副金属框眼镜。不像是一个经纪人,更像是一名教书匠。

  只可惜一开口书卷气就凭空消失了:“你找谁?”

  声音是好听的,可语气十分不耐,微微蹙起的眉峰也出卖了主人此时的心情不是很好——他刚刚才睡着就被扰醒,心情会好才有鬼。

  范桃戈回过神,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位就是她今天要找的正主,江凯本人。

  她迅速扬起了嘴角,双眼也不自觉地媚了几分,轻声细语地开口询问:“是江凯老师吧?您好,我是范桃戈。”

  江凯闻言扬了扬眉,不紧不慢地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我知道你是谁,不用自我介绍了。”

  随后掏出一根烟点燃后用力吸了一口才复抬起眼看向范桃戈,没有开口,用手势示意让她坐下。

  范桃戈没露出丝毫被怠慢的不愉,神态自若地坐在了江凯对面的沙发上,也没急着开口,不着痕迹地研究起了对面的男人。

  两个人隔着一张办公桌各自沉默,空气中蔓延着些许烟味儿,气氛一度十分诡异和尴尬。

  一根烟抽完,江凯发现范桃戈依旧没有开口打破沉默的意思,不禁轻嗤了一声:“你倒是沉得住气。”

  在范桃戈暗自打量他的同时,江凯也一直在观察她,脑海中飞快过了一遍关于“范桃戈”的简历,顺便借着猜测她来意的机会醒脑。

  范桃戈露出一抹极其谄媚的笑:“凯哥说的哪里话,还不是您的气场太强大,我都不敢讲话。”

  称呼一下子从“江凯老师”变成了“凯哥”,说她不敢讲话?江凯表示不信。

  “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如说说来意?”

  一看就是懒得寒暄,开门见山有事说事的作风。可范桃戈并不想这么轻易地就随了他的意,继续嗲声嗲气地开口道——

  “人家就是单纯仰慕江哥的才华而已啦,其实并没有……”

  可惜这次江凯没给她浪完的机会,直接出声打断——

  “你要是再这么说话出门右转不谢。”

  范桃戈眨眼:“怎么说话?”

  江凯连看她都懒:“你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自己的定位?”

  “……被你这么一说有点不明白了。”

  江凯扯了扯嘴角,拿余光瞥了她一眼:“不说话的时候看着挺清纯一姑娘,一张嘴就婊里婊气了。”

  静默了几秒后,范桃戈才认真地点头附和:“不瞒你说,我其实一直都致力发展成妖艳贱货本货的。”

  江凯:“……”

  其实很想再怼两句,可眼下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槽多无口”。

  “再说了,凯哥不也是不说话的时候看着挺斯文一欧巴,一张嘴就匪气十足了?谁还没点两面性了呀,您说对吧?”

  江凯:“……”

  回怼不成反被呛,至此他也算是对范桃戈的性格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原本就因为睡眠不足而导致的头疼此刻更严重了些。

  “姑娘,咱能有事说事吗?我看着虽然落魄了点但真不是职业陪聊的。”江凯有点无奈,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

  范桃戈笑着点了点头,十分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直接道明了自己的来意:“我想让你带我,当我经纪人。”

  正在喝水吞止疼药的江凯险些因她的话呛到,轻咳几声后才立刻开口:“我带不动你。”

  “带得动,不求带飞只要正常走就行。”不在意江凯毫不犹豫的拒绝,她显得十分固执己见。

  江凯闻言盯着她看了半晌,像是想从她的微表情里看出什么深意。随后又点燃了一根烟缓缓地抽了起来,显然烟瘾非常大。

  “在这个圈子里,你想要什么?”他问道。

  “没认真想过。”她说的是实话,当初进娱乐圈的目的不纯,后来过得也是浑浑噩噩,倒是没有戏拍的那四年变得十分馋戏,总是想再去演戏……

  想到这里,范桃戈又补充道:“现在有点想好好拍戏吧。”

  江凯叼着烟微微皱眉,彻彻底底没了第一眼见到时的矜贵气质,听了她的话后沉默了几秒才道:“跟着沈晓菲不好吗?”

  范桃戈也没有立刻回答,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从头到脚透着莫名厌世气质的男人,在心底里评估着对方的可信度。她是典型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辈子的经历让她对自己看人的眼光非常不自信。

  江凯像是熟通读心术一般瞬间猜到了她的真实想法,轻笑了一声后直言不讳道:“不说实话就别往下说了。”

  范桃戈:“……”

  尼玛这年头没点心眼的人简直就像低等生物!亏她还在心中百转千回想要运筹帷幄一把结果自己在人家面前就跟个“皇帝的新衣”一样?!

  本来以为以她现如今的身价和地位,江凯见了她只有跪舔的份儿,结果见了面后就被这位爷三言两语间教育了她一个事实——她现在是有求于人的一方。

  就有点气,又有点服气。其实要是江凯真的在听明她的来意后就如获至宝般喜形于色,范桃戈可能反而会犹豫了。

  可她现在呢?满心满眼就一个念头——使出浑身解数无所不用其极地征服他!

  径自鄙视了一番自己骨子里的抖M倾向后,范桃戈才感慨地发问:“凯哥啊,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行事作风略屌?”

  江凯认同地点点头:“真正牛逼的人都有屌大的共性。”

  “……”范桃戈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

  “实话实说,我怕将来沈晓菲把卖了我还在给她数钱。”说的的确是实话,对她和沈晓菲之间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却只字未提。

  江凯闻言发出了范桃戈进门后最为愉悦的笑声,像是听了好笑的笑话。

  “有这么好笑吗?”

  “以前我觉得你是个没脑子的,没想到而已。”他摇着头感叹。

  范桃戈:“……”

  其实说的也没错,只不过她不是忽然开窍而是开了“未卜先知”的金手指。

  江凯嘴角的笑意尚未散去,就冷静转折道:“我刚才的话没有任何改变。你,我带不了。”

  范桃戈听了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大哥?!你怎么好意思在套完话后就如此直言了当的拒绝!?”

  江凯不在意她的控诉:“天行还有很多名头响亮的经纪人,跟沈晓菲过不下去也不是非我不可。”

  范桃戈摇头,认真回答:“我只要你。”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江凯对她的执着有些困惑。

  “长得帅呗。”被江凯拒绝后心情沮丧得尚未平复,她随口敷衍道。

  “女人果然善变。”江凯摇头,虽然明知道她没说实话还是不禁感慨,“明明刚进门的时候还说是仰慕我的才华。”

  范桃戈不禁翻了个白眼给他:“你放心,无论是你的才华还是美色,我都没什么觊觎的心思,对你完全是出于工作的角度出发,本小姐心中自有白月光。”

  江凯没有露出半分尴尬的表情,反而十分感兴趣的问道:“白月光?说出来再让我乐呵乐呵,看看你到底是有多瞎眼如何?”

  “我誓死扞卫自己的圣光。”范桃戈坚定地摇了摇头,随后又故作挣扎地补充——

  “不过你要是诚意诚意地发问,当然是以答应当我经纪人来表达诚意的话,我也是可以大发慈悲地告诉你的。”

  江凯淡定地吐了个烟圈儿,这已经是他的第三根烟了。几秒后才幽幽开口:“美得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