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线上365bet手机投注_365bet走地_365bet体育在线备用娱乐 玄学神棍在九零

99.番外

玄学神棍在九零 何逐 4924 2019-11-01 15:36

   凡人都有寿数, 傅其琛的寿数止于八十岁那年。

  傅其琛年轻时是个帅哥,八十岁时是个精神矍铄的帅老头,即使躺在病床上,气势也是非常足的。

  他一生驱鬼渡人,又收了不少弟子,临终时, 那些被他救过的人跟弟子便在病房里哭,哭得惨惨戚戚十分伤心。

  他们的哭声让周善十分不耐烦,干脆把所有人轰出病房,“闹不闹心,到外面哭去。”

  傅其琛躺在病床上时, 不见老态, 从外貌上来看倒像是六十几岁的, 只是毕竟也老了, 他叹了一口气, “你一点都没变。”

  五十余年的光阴过去,周善的容颜一如当初。

  她坐了下来, 握上傅其琛垂下的手,“我是神仙啊,当然不会老。”

  她的肉体在她的神魂脱离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死了,先是靠傅其琛的法力养着,后来等她回来了, 便靠她自身的法力温养, 也正是因此, 时光在她身上雕琢不出一丝痕迹。

  为了避免旁人口舌,傅其琛四十五岁那年,周善送走了过世的周父周母,便开始深居简出。

  也不算深居简出,毕竟还有些朋友。那些朋友都亲近,知道她的异象,却不会嚼舌。现在这病房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是名震华国的傅其琛的妻子,都以为她只是傅其琛人到老年时收的得意弟子。

  周善将生死看得极淡,知道有这么一刻来临也不伤心,只是话语间有些颓唐,“只是没能生下一子半女,实在遗憾。”

  她的肉身死了,灵魂是神,傅其琛即使能力再大归根到底也是凡人,凡人与死人结合,当然不可能生出孩子。

  傅其琛倒无所谓,“就咱们两个人,正好。”

  周善抚平他乱糟糟的鬓发,她一眼就看出,傅其琛是真的到了生死大限的时候了。

  如今灵气凋敝,凡人几乎无可能飞升成仙,现在天庭的那些小仙,基本上都是动植物修成的精怪飞升而来。要是灵气足够,她倒大可以让傅其琛也修仙。

  心知眼前这个男人快要离开了,周善的眼睛里终于忍不住攒出点点水光,她胡乱地说了句,“你等我,我来找你。”

  傅其琛想起了上辈子那个承诺,笑了,但是他的神情仍然是柔和的,“好,我等你。”

  周善俯身在他唇上落下轻如羽毛般的一吻,“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找到你的。到时候我带一株花过来,把你的魂养在花里带回天庭,等上千年万年,天庭灵气足够,你总会成仙的。”

  傅其琛的腮帮子动了下,欲言又止。

  周善不觉又握紧他的双手,“你想说什么?”

  “别带花,树也好,草也好,动物也行。”

  ……

  ――――

  傅其琛的魂魄一离体,周善也倒了下来,她的神魂脱离肉身,飘在上空淡淡地望着下面的一切。

  只是她似乎慢了一时半刻,傅其琛的魂魄已经不在病房了。

  山辞想了想,神魂飞入黄泉道。

  阎王听到她的传唤,领着几个阴兵连同判官在阴曹地府那里等着。

  山辞开门见山,“他的魂魄在哪?我要带他走。”

  阎王同判官面面相觑,“真君的残魂不在这里。”

  山辞愣了,“那在哪?已去投胎?未免太快,地府不是要盘点功过喝下孟婆汤以后方能前往投胎吗?”

  阎君苦笑,“不,神君,小臣的意思是真君的魂魄根本没有来过地府。”

  山辞静静地看着他,“来前我已算过了,那个世界里他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阎王忍不住摸了摸脸上的冷汗,“或许,或许是去了哪个小世界了。”

  虽然是残魂,但那也是陆压真君的,他们地府不过是天庭的一个小部门罢了,自然管不到这位远古真神。生死簿上也没有这位冤家的名,也正是因此,他大闹万千小世界,灭了不少次世,地府也都束手无策。

  周善站在奈何桥边想了会,看着过往的魂魄不由发怔,“无妨,我找他去便是。”

  三千小世界,一个一个找过去,总能找到的。

  她去了很多小世界,看遍了花草鱼虫,踏遍了万里河山,一路走来,想了很多。

  她甚至去过了清源与菁华曾经渡劫的那个世界,在那个世界,由于时间流速的不一样,清源与菁华还没有渡完劫。于是她化装成了男子,仍然姓周,看到了恰好快要散去桃花灵墟供养下任桃花仙的菁华。

  于是,她给了菁华一块玉,保住了菁华濒临崩溃的魂魄。她甚至讨了菁华一个吻,成功看到清源黑沉的脸。

  风云变幻,她手心里那朵代表情的桃花依然烈烈盛放,从不枯萎。

  只是三千小世界找过以后,仍然不见那个人。

  希望、盼望、念想……终至绝望。

  她左思右想,想起了清源曾经布下的九宫八卦阵,她记得,清源从那个阵里走出不久,便问到了菁华残魂的去处。

  傅其琛的情形同菁华倒有些相像,死马当成活马医,山辞独自一人开启了九宫八卦阵。

  然而九宫八卦阵有进无出,山辞在那不知蹲守多久,结果看到了满身狼狈滚过来的清源。

  原来,在那个阵里,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

  在那里,清源救了菁华,可是山辞却没找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陆压真君的修为已经接近天道,他们现在身处天道内,自然接触不到他。

  终于等清源顿悟,山辞方才狼狈地从阵中滚出。

  她进阵时是在某个小世界,出阵时却回了仙界。

  山辞携带着疲倦的风尘,驾云准备回无邪山,睡醒了再去找。

  无邪山仍是那个荒芜的模样,只是,那半径八百里的无邪山地界,不知何时居然树起了一座琼楼玉宇。

  山辞看着那座宫殿愣了下,召出自己的那柄紫刹枪,往上撸了撸袖子,飞到空中,直奔宫殿而下。

  山辞神君气势汹汹的声音响彻整个天庭,“哪个不长眼的,敢占你姑奶奶的地方,不知道这山写了你姑奶奶的名字吗!”

  那声音突然像被谁卡住了喉咙一样,戛然而止。

  山辞吞咽了下口水,殿中的神正在看书,察觉到她的存在后便懒洋洋抬头看了她一眼。

  山辞觉得自己的喉头有些紧,“你是谁?”

  神放下了手中的书,玄衣文肃,他自坐在那里,气势却有万钧,身后更是有瑞气腾腾,即使在玉帝那里,她都不曾见过如斯瑞气。

  “陆压。”

  山辞的心往上提了提。

  “萧长阁。”

  山辞的呼吸急促了些许。

  “傅其琛。”

  山辞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不知是喜,还是惊。

  “总归是你欠的人。”

  山辞:……

  “也是欠你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