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线上365bet手机投注_365bet走地_365bet体育在线备用娱乐 今晚不营业

49.番外

今晚不营业 何甘蓝 7857 2019-11-01 15:36

   郭母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盼到了儿媳妇, 却怎么也盼不到孙子孙女,眼看着郭昂和唐晏晏结婚两年了都没有要孩子的意思,郭母急了。

  “你都这岁数了,还赶紧不要个孩子!你老婆年轻漂亮,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给踹了你知道吗?”郭母忧心忡忡的数落郭昂。

  郭昂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道:“妈, 别觉得你儿子和儿媳妇感情好就可以挑拨离间啊,我们不吃这一套。”

  郭母:“……”

  从郭昂这边下手失败,郭母没有放弃,她又决定从唐晏晏那边试试。

  唐晏晏还觉得奇怪呢,往常婆婆都不会拉她去应酬串门的, 怎么这回还把她拉到满月酒的宴席上来了呢?

  “你看那宝宝, 小手小脚的, 是不是超级可爱!”郭母拉着唐晏晏的胳膊激动地说道。

  唐晏晏不得不点头:“是挺可爱的。”软软肉肉的一团, 卖萌指数十级。

  “那你和昂子要不要也生一个?”郭母见她上套, 立刻期待地问道。

  “生啊,肯定生, 只是还没到时候。”唐晏晏的回答出乎郭母的意料。

  “你们计划什么时候生?”郭母小心翼翼地问道。

  唐晏晏笑着道:“感觉到了就行 。”

  郭母:“……”

  唐晏晏比郭昂更难对付,她给郭母画了一张大饼,却不告诉她开餐的时间,可让人焦灼。

  日子一长,两人都是油盐不进的家伙, 郭母已然放弃催生这件事, 无聊寂寞之余只有去宠物店里抱了一只才出生两个月的比熊犬来养。

  比熊一日日长大, 越来越可爱活泼,给郭母带去了不少的欢,以至于郭母时常对着郭父念叨:“早知道生儿子这么不省心我还不如当时就养只狗呢,说不定现在我都抱上狗曾曾孙了。”

  郭父虽然也渴望抱孙,但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他扫了妻子一眼,默默地上楼上书房去了。

  比熊一岁半的时候,唐晏晏终于怀孕了。

  “你说是哪次中的?沙发上还是浴室里?”从医院出来,准妈妈问准爸爸。

  准爸爸已经失去了表情管理能力了,除了傻笑就是傻笑。两个人血脉相连的生命就要降世,一想起这件事情就让他热血沸腾,甚至想当场跑个一万米。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要当爸爸妈妈了。”郭昂握紧了她的肩膀,心情澎湃的说道。

  唐晏晏瞥了他一眼,而后低头笑了起来。她今年二十九,他今年三十九,无论是单身日子还是结婚后的二人世界,他们都享受完全了,是时候迎接新生命的到来了。

  唐晏晏虽然结婚的次数比较多,但怀孕却是头一遭,一切体验都让她觉得新奇不已。

  “郭昂快来,他在我肚子里打拳。”唐晏晏坐在床上呼唤郭昂,他扔下锅铲就跑来了。

  她的肚子表面有些起起伏伏,一会儿这边凸起一会儿那边凸起,想来正是孩子在里面活动手脚。

  郭昂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一只小脚蹬了过来,正中他的手掌。

  唐晏晏抬头看他,发现他眼眶红了。

  “昂子……”

  郭昂将头贴近她的肚皮,闭上眼:“晏晏,我一定会好好爱他的。”

  这样一个生命,即使还未出生却足够让人满腹柔肠了。

  唐晏晏搓了一把他刺刺的头发,笑道:“必须的好吗。”

  在一个温暖晴朗的冬日,唐晏晏顺产下了一名女婴,取名小樱桃。

  小樱桃才出生的时候就哭声震天,被爸爸抱在怀里的时候更是父女俩一起哭,场面很是喜人。

  唐晏晏在月子中心待了一个月之后便和小樱桃一起回家了,母女俩都被照顾得很好,大的脸色红润有光泽,小的脸蛋儿胖乎乎的,那两颊上的肉真想让人好好亲亲。

  小樱桃生来便是折腾爸爸的,晚上哭了尿了,爸爸无论睡都有多熟一定会立马爬起来哄她给她换洗。早上她一旦开始练歌喉,爸爸也一定会立刻捧着奶瓶来伺候她,把她喂得白白胖胖的。

  小樱桃从小黏爸爸,闻惯了爸爸身上的味道,只有爸爸冲的奶粉她才愿意吃。

  有一次爸爸出任务去了,没有及时回家,妈妈给她冲了一瓶奶,她提着奶瓶就扔出去了。此时,她不过才两岁而已。

  “小樱桃,妈妈警告你哦,你再发脾气就只有饿肚子了。”唐晏晏捡回奶瓶站在她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

  “哼!”小樱桃甩头,看也不看她,一点儿也不怕饿肚子。

  唐晏晏嘴角一抽,很想把她提走起来揍一揍她的肥屁股。

  小樱桃生就一副可爱的模样,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唇,几乎是吸收了父母长相上的所有优点,白白的皮肤像妈妈,长长的睫毛像爸爸,那臭得不得了的脾气更是唐晏晏和郭昂的升级版。

  “要不是看你可爱的份儿上,我早就把你当垃圾扔出去了。”唐晏晏眯眼威胁她。

  小樱桃瞥了她一眼,低头开始拼凑自己的玩具。

  “呵……”

  这一天小樱桃都没有吃奶,她等啊等,就是见不到爸爸的影子,肚皮饿得咕咕叫,可没人来搭理她。她掀开眼皮看餐厅那边的女人,她正吃着海鲜炒饭呢,一个眼神都不扫过来。

  “呜呜……哇!”

  唐晏晏放下勺子,正准备得意地拿着奶瓶过去,大门开了,风尘仆仆的男人回来了。

  “怎么了,小樱桃怎么在哭?”

  唐晏晏正准备解释,忽然客厅那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哭声,其间还伴随着几声凄惨的“爸爸,爸爸”。

  郭昂心疼极了,他脱掉外套就冲了过去,抱起小樱桃,看她泪水涟涟的可怜样儿,心头化了。

  “爸爸的乖宝贝,不哭不哭,怎么了?告诉爸爸。”郭昂哄她。

  小樱桃抽抽嗒嗒,抬手便指着唐晏晏的方向,告诉爸爸是妈妈欺负她了。

  重新拿回勺子准备继续吃炒饭的唐晏晏:“……”

  “哎!”唐晏晏又气又笑地摔了勺子,“是你自己不吃奶的好吗!”

  小樱桃撅嘴趴在爸爸的肩膀上,蹭了又蹭,乖巧极了。

  唐晏晏也不知道才两岁的人儿怎么会这么有“心机”,不仅在郭昂面前黑了她一把,还抢走了郭昂在家的所有注意力。要不是这丫头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唐晏晏真要把她扫地出门了。

  晚上,洗得香喷喷的小樱桃躺在大床上,一边哼哼一边掰着脚丫子。唐晏晏趴在她的身边,戳她的小肚子:“小樱桃,你够可以的啊,说,哪儿学来的?”

  小樱桃咧嘴一笑,可爱得想让人亲一亲。

  “算了,看在你可爱的份儿上我就放你一次,下不为例知道吗?”唐晏晏心都被她萌化了,哪里还能生起气来。

  郭昂正洗好了从浴室出来,听了唐晏晏的话,道:“你以前只知道你和大部分女性磁场不合,但没想到你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

  唐晏晏一个眼刀飞过去:“你再说一遍。”

  “那你数数,除了我妈以外,你有合得来的女性的朋友吗?”郭昂走来,圈住她的腰问道。

  唐晏晏一下子梗住,这个问题她怎么自己没有发现!

  这样一想,从小樱桃出生到现在的确是郭昂照顾她比较多,但日常陪伴却是她比较多啊,为什么小樱桃认郭昂不认她呢?

  磁场,绝对是磁场。

  唐晏晏转头看床上已经睡着了的女儿,费解道:“我就这么不招女孩子喜欢吗?”

  郭昂压着她亲吻上了她的锁骨:“有什么关系,你招我喜欢就够了啊。”

  唐晏晏一巴掌拍了过去,他倒是自恋的可以。

  ――

  小樱桃三岁了,唐晏晏决定送她去幼儿园玩玩儿,但郭昂不同意,他觉得女儿太小了还不到时候。于是,家里爆发了第一次战争,从吵架到动手动脚,从纯语言攻击到肢体接触,两人吵得那叫一个尽兴。

  唐晏晏软软地躺在床上,浑身香汗淋漓,终于松口:“好吧,那就再等一年。”

  郭昂得意一笑,自己的床上功夫果然了得,他老婆这样的顽石也可以被他“感化”,不容易啊。

  等到小樱桃幼儿园毕业的时候已经有男孩子追到家门口送礼物了,对此郭昂表示很担忧。

  “瞎操什么心,我小时候也这样,收着情书长大的。”唐晏晏轻松淡定的说道。

  郭昂扫了她一眼:“你我管不了,但女儿不行,她得十八岁之后才能谈恋爱。”

  唐晏晏眯眼看他,像是在看一个老顽固:“你上个世纪来的吧,思想这么不开化。”

  “反正不行,我要是见着了,见一次揍一次。”郭昂道。

  唐晏晏一边吃樱桃一边摇头,看来她完全有可能在女儿长大后超过郭昂成为她心中第一。

  小樱桃小学一年级结束后,家里多了一只“小西瓜”。

  “妈妈,弟弟长得真丑。”小樱桃穿着白衬衣黑裙子的校服站在唐晏晏的床前,满脸同情的说道。

  唐晏晏一边刷着手机一边道:“是啊,你们姐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樱桃成功被气走。

  唐晏晏笑着放下手机抱起一边的儿子,亲了亲他的小脸:“现在妈妈能替你回击,长大后就得靠自己了,懂吗?”

  小西瓜眯着迷朦困顿的双眼,像是喝醉了。

  家里多了一只小西瓜,小樱桃的地位就不那么稳固了,为了“固宠”,她每天都得爬上大床睡觉,并且雷打不动。

  “小樱桃,回自己床上去睡。”郭昂按了按太阳穴,每天被女儿看着,他做坏事的几率几乎为零。

  “爸爸,你不喜欢我了吗?”她穿着小奶牛的睡衣萌萌的看着他,大眼睛满是认真。

  “喜欢,但小樱桃现在长大了,长大了就应该一个人睡。”郭昂道。

  “那妈妈为什么要跟你睡在一起。”小樱桃反应极快。

  “噗嗤――”唐晏晏在一边笑出了声。

  “因为爸爸要保护妈妈啊,她太弱了,没有爸爸的保护她晚上肯定要被狼叼走。”郭昂一本正经地骗着女儿。

  小樱桃恍然大悟:“我跟爸爸学过军体拳,我不怕!”

  “对!”

  “爸爸,我回自己房间去了。”她跳下了大床,踩着拖鞋哒哒地离开。

  郭昂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上床,终于可以抱上老婆做点羞羞的事情了。

  “爸爸!”小樱桃去而复返。

  “嗯?”郭昂解扣子的动作一顿。

  “你什么时候也教教妈妈吧,她真的是太弱了。”小樱桃满眼怜悯地看向唐晏晏。

  唐晏晏:“……”

  “好,爸爸现在就来教妈妈。”郭昂认真地答道。

  小樱桃满意地点点头,贴心地拉上主卧的房门,跑回房间睡觉去了。

  郭昂深觉女儿渐大不好糊弄,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转头看身边人,唐晏晏正撑在枕头上看他,飞了一个媚眼:“郭教官,教学什么时候开始啊?”

  妖精横行,郭昂下腹一紧,浑身都热了起来,他咬牙道:“当然是现在。”

  “嗖”地一下,他伸手捞过被子,将两人完完全全地遮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