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线上365bet手机投注_365bet走地_365bet体育在线备用娱乐 大唐之暴君崛起

第十九章 冀州侯惊呆了

大唐之暴君崛起 易痕 3718 2019-11-02 07:38

   杨任忽然发现自己错得有多厉害,大商的变化太大了,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也不为过。他们急速地经过郡县,发现周边百姓都在轰轰烈烈地建设公路,或者在田地里忙活着自己的农田,百姓脸上再也不是面黄肌瘦,眼神不是空洞无神,都对外来充满了希望。

  西岐就算富庶之地,其百姓也是面黄肌瘦,只能保证不饿死,已经是上苍恩赐。但在这里,看到小孩在路边玩耍,笑声甜美,这才是真正的盛世,西岐吹嘘出来的盛世,与大商比起来,如云泥之别。

  “这才一年的时间,竟然变化如此之大,大王不愧是一位英明之主。姬昌实在可笑,还想用祖制来牵制大王,想要拉拢八百诸侯一致对抗大商,无疑是白日做梦。把自己想的太高,又低估了大王的才略。”

  杨任在西岐生活的一年,听到了西岐百姓无知地吹嘘姬昌乃天下第一贤人,甚至吹嘘姬昌继承了天皇伏羲的道统,懂得易经之道,更好地造福于民。实际上,百姓的变化并不大,能不死已经是盛世了,这还仅限于平民,那些奴隶与大商境内曾经的奴隶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天天都有奴隶死亡。

  梅伯苦笑道:“正因如此,老夫才没有在朝堂发言,我们这些御史大夫,再也没有往里那般气势充足,不敢随意乱喷,必须实事求是,但凡听到风言风语就要批判大王执政能力,这回遭到监督大夫的严厉制裁。大商现在管制极严,大王创立了锦衣卫、东西二厂,有传言大王还建立一个更加神秘的内卫,百官在也没有曾经那般百无禁忌了,也没有随意挑刺,讽刺大王的机会。”

  士大夫的时代在吴天执政后,渐渐地成为过去。消除士大夫特权,这是吴天继位以来,必须取消,尤其是刑不上大夫这个该死的法度,他打心里厌恶。

  所以为了展示自己的决心,大商境内造反的贵族,都没有一个活着的,抄家灭族,唯有公族,才得以幸免,只死了两个带头的王子。

  想到这里,梅伯和杨任说了些诸侯不知道的秘密,如今诸侯都不知道大商发生了什么变化,他们的间谍过于低级,与吴天的反间谍和情报机构相比,差距甚大,几近灭绝。

  姬昌现在还在以为大商非常混乱,绝不是大商公布出来的那样,国家政局稳定。这样的低估,给了吴天和一众大商的臣子有了更多时间进行各种细化改革,加强了大商的向心力。

  杨任现在已经不敢乱喷了,兼且能回来,心里明白,自己那位在宫里的女儿杨贵妃出了多少力,以吴天的性格,是不会喜欢他这样吃里扒外的臣子,所以杨任痛定思痛,决定以后就跟着吴天的脚步,吴天喊东走,他不会朝西走。

  杨任道:“大哥,弟知道怎么做了,天子就是天子,应天而出,岂是姬昌这等伪君子所能颠覆的。”

  如今杨任打心里痛恨姬昌,甚至看透了姬昌的内心本质后,他很想吃姬昌肉,杨家差点就被姬昌给搞没了。待众人过了边境,在大商境内后,速度更快,越接近大商帝都朝歌,便能感受到大商的变化,百姓都在窃窃私语地谈论冀州侯造反的事情,甚至有百姓破口大骂冀州侯苏护作死。

  百姓甲道:“要不是老朽年纪大了,已经快三百岁了,否则,老朽也报名参军,消灭这些乱臣贼子,他们就是不想给我们好日子过。该死的冀州侯啊!”

  百姓乙虽然年纪看起来比百姓甲要年轻一些,不过头发胡子一样白了,闻言,面带愤恨之色道:“我家那小子,两月前就被帝国招募处的人选中,去了帝国武道院进行培养,并且还免去了家里一成税赋,老朽可是叮嘱过那小子,要是敢不好好地效忠大王,老朽就活剥了他。”

  杨任惊讶不已,心中更是不平静起来,忽觉自己的觉悟似乎还不如两位花甲之年的老人,以前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梅伯笑道:“妹夫勿须如此,我们这些旧臣,都在进一步学习,如今行政院已经开设,正副院长便是两位贤相担任,给了我们这些老臣子学习的机会,凭借我们的执政经验,只要毕业后,都能得到重用,要不是大王下旨,大哥早去学习了。”

  杨任激动道:“我们不愧生在明君贤臣时代,大王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臣,既然如此,我等才要更加努力,好报效朝廷,为大王服务。”

  梅伯心里不由感慨起来,自己这个妹夫是真的变了,再也不提诸侯的事情,也不在说大王的是非。忽然对吴天的手段打心里佩服,杨任在御史大夫中,有名的老顽固,如今却懂得变通,让他感到意外。

  不谈梅伯和杨任这些旧臣,现在朝堂上受到武成王短短半月不到就平定冀州侯,内外震惊,尤其是诸侯国更加骇然,不敢置信这是真的。

  冀州侯虽然不是最强的四大诸侯国,但也是前列的诸侯啊,战斗力非常强悍,放在以前,大商想要剿灭,没有十年功夫,根本做不到。那料大商只派了武成王统兵一万御林军,便崔古拉朽地平定,速度之快,亘古未有。

  冀州侯苏护、两个儿子苏全忠和苏全孝两位,如今正跪在大殿中央,苏护是真的恐惧了,有苏氏这个部落是他亲眼目睹了武成王下令屠杀,夷其族,只留下苏家一家族等待吴天下旨处决。

  吴天笑吟吟地看着苏护父子三人,道:“想不到我大商的战将竟然起来反商,不知谁给你这个胆子,啧啧,姬昌好算计,只有你这个笨蛋才会信他的话,据闻造反前,姬昌可以答应其子伯邑考娶尔小女苏妲己,以为有四大诸侯支持,你就能与寡人叫板。寡人现在想知道,这些诸侯谁敢跳出来为说话,说真的,寡人非常期待,毕竟寡人的军队正等着立功,军人嘛,要是没有战功,又如何马上觅封侯呢?”

  苏护觉得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因为他还有个国色天香的女儿苏妲己,如今已经被武成王送到了王宫里面的,等待吴天的宠幸。可惜他打错了算盘,吴天还真不在乎妲己的感受,对于吴天而言,如今有苏氏活着的全成了要犯或者俘虏,但凡冀州参与造反的人,其家都成了吴天免费的劳工,至于有苏氏那些大小贵族和士大夫,全被五成拉出去宰了。

  “大王,臣错了,吴信小人之言,给臣一个改错的机会。”苏护带着哭腔请罪,觉得这样会博得朝堂的同情。两个儿子一样跪着求情,请求活命。

  吴天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说真的,寡人不怕你们反,你第一个跳出来挑衅寡人的执政能力,那就要承受其后果。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寡人的两位王兄,和你来个里应外合,他们都已经按照刑法和律法处决了,你们也不能幸免,不过,你女儿苏妲己,长得不错,可以活命,至于你们,好歹也是帝国封疆大吏,诸侯国,可以享受两位王兄的待遇,体面地死,不要丢我人族的脸,死的坚强一些。”

  说罢,吴天对武成王道:“既然是武成王平定的冀州,那监斩便由你执行,做得干净点,给八百诸侯一个震慑,免得影响寡人的改革。至于人头,便留下来,传遍四方诸侯,让那些有想法的诸侯见识一下大商的刀锋和利刃。”

  武成王当即带着苏护父子三人离开大殿,苏护登时来气,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活命的机会了,破口大骂道:“你个无道昏君,不得好死,老夫死了,你也不会好过。必有人来取你人头,灭尔大商!”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