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清隐龙

3993 这三位都不好惹

大清隐龙 心净 3941 2019-11-02 11:49

  “刘沛琦、曹帅……还有你,是盛九杰吧?你们哥仨出来快活居然不叫我啊?”

  谁都没想到这张啸文说动手就动手,砸了撒保一酒坛子之后,指挥乌篷船冲过去攀着船帮就跳了上去!

  辛普森没想到今天还有这个热闹,赶紧跟着也冲上去了,要不怎么说当记者的都有点亡命徒的劲儿,遇到危险是真不害怕啊!

  带兵上来的这个人是撒保,松江府满城里的一名小头目,结果在皇帝微服私访的时候冲撞了同治帝!

  虽然之后载淳没有难为他,但是这小子也怕的要命,最后托关系找门路逃到了苏州府,满城将军费硕,跟这小子拐着弯的有表亲,最后就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当了一个亲兵!

  没想到,他这身份让张啸文一口就给说破了!真是好不尴尬!

  正在苦苦和当兵的对峙的三人一看来了朋友了,还是江南这边的地头蛇,顿时有了仰仗腰杆也粗了很多。

  这三人可不简单,辛普森从他们身上的穿着还有胸前金色怀表的链子上就能看出来,一个个身价不菲都是大富贵的人!

  张啸文拦在众人中间冷笑道“光天化日之下没有王法了?你想抢人就抢人?别说这是苏州府,就算你在松江府也甭想翘尾巴!”

  “看见我身后的这位洋大人了吗?那可是手里有万岁爷大婚请柬的伦敦大人物……你惹得起吗那?”

  嗯?辛普森一看这张大胆那手指头指着自己就知道不好了,自己这身份让他给利用了,这家伙真够坏的!

  但是关键时刻也不能怂了,只能挺胸抬头故作凶悍的样子狠狠的瞪了撒保一眼!

  还别说这抬出洋大人出来真管用,撒保被砸了一酒坛子正想还手呢却又忍住了!

  “好啊……张啸文,张大胆啊!在松江府我就听过你的名头,果然胆子够大!但是你别忘了,你现在就是以柜员,一个小伙计!”

  “你知道你拦着的是谁的差事吗?是堂堂费将军……”

  “滚一边去!不就是费硕吗?祖上费扬古的后代……怎么着?抬出他来吓唬我?呵呵,行啊,我就是一个小伙计,就拦在这了,你能怎么着?”

  “来来来……脖子在这呢,你刀子往这砍?”

  张啸文一伸脖子就往前凑,斜着眼睛瞪着撒保,把这小子气的两眼冒火!

  “姓张的,我这是看在胡大人的面子上对你退让几步,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啊!真惹急了我,胡雪岩也保不住你!”

  “这还是满人的天下呢,轮不到你们汉人商人翘尾巴!”

  噗哧一声张啸文笑了“我就翘尾巴了你怎么着?砍啊……”说完屁股还冲撒保一撅,好像正在甩那条无形的尾巴一样!

  几个男人后面的青楼姑娘刚刚还害怕呢,现在却被张啸文给逗得噗哧一声笑了场,这画舫上的紧张气氛一下子就被破了好多!

  辛普森低声用英文问道“张先生……直接和贵国的军队发生冲突……这好吗?会不会有危险?”

  张啸文冷笑着摇了摇头,一样用英文回答道“不会!这个当兵的是个外行,他根本就不知道拦住的这三个人是什么人!”

  “他要是知道这里面的门道,那就绝对不敢胡作非为的!”

  画舫里的这三个客人张啸文都认识,这三人都不是江南本地人,面生的很所以这些当兵的才有恃无恐!

  但是在张啸文眼中,这傻子撒保得罪这三位那可真是老寿星上吊了!

  头一位刘沛琦,这是一名普通的晋商,在晋商家族里排行很一般都没有进入前十!可是他另一个身份就厉害了!

  这个人就是杨智这位大清国央行行长和造币厂厂长的御用掮客,这人是给杨智跑腿儿的,当年张啸文的金融绞杀战里,就有他牵线搭桥勾连了很多北方的资金!

  杨智如今可以当大清国半个户部的家,是满清非常依赖的高官,而且自古以来管钱粮的官员都是最有权势的!

  地方官们宁可得罪户部也不愿意得罪杨智这个二五仔啊!

  再看第二位,也是生面孔今年刚刚认识的,从遥远的大西北风尘仆仆的赶来,曹帅!

  这年轻人和家族本来是汉商跑西北生意的小买卖人,结果被阿古柏的大军给抓住当了俘虏苦力!

  左宗棠的先锋把他们救了出来,这曹家自然就拜倒在了左宗棠门下!

  由于他们熟悉西北的地理人文和经济,所以左宗棠很多生意就由他们来控制,现在西北的战事一方面靠胡雪岩筹集资金,另一方面靠华族银行发债务!

  而另一方面就是这曹家给西北军众位官员们赚点私房钱了!

  当兵打仗都不容易,谁都希望在俸禄之外多赚一点,以后伤残甚至死亡了,还能给家里多留下一点银子!

  尤其是战场上的缴获,还是靠自己手下的人来贩卖最可靠!

  左宗棠控制了新疆,别的不说光垄断的和田玉生意就大的没边儿了!

  这曹帅很年轻,却代表了左宗棠的利益,你撒保惹他不就是惹左季高吗?

  至于最后这位名叫盛九杰的男人,张啸文只是上月刚刚认识,这是一位海商主要做扶桑那边的贸易!

  看起来规模不大但是,张啸文的毒辣眼神是不会骗人的,这个男人隐隐的可以调动整个江南所有扶桑商人的力量!

  这家伙最神秘,而神秘就是一种力量!

  这三位大神凑在一起喝喝花酒,结果让撒保给冲撞了,不知道底细的傻子居然带兵冲上了花船,这才有了刚刚的这场冲突!

  张啸文抬头看见了藏在最后的一名熟悉的姑娘喊道“这不是满月姑娘吗?你见了我还躲?下次再也不捧你场了……”

  “出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瘦弱的小姑娘也就十六七岁,杨柳一样的细腰却有一张非常精致漂亮的娃娃圆脸,也许她这名字的由来就是这张小脸蛋而得来的!

  小姑娘抹着眼泪说道“他们……他们要把我们姐妹强行买走……说是要送到京城去,我们不愿意……他们就来抢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